『 Nobelesse ·望』专访赵崎院长

 

赵  崎  

上海正心斋国学书院(现「赵师汉学书院」)院长,提倡用儒释道合参的方式教授汉学之理。多次受邀前往境外讲学,在美国纽约、法国巴黎、日本东京、英国伦敦、意大利米兰、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为知名企业家、学者开设关于『易经』『禅修』等讲座;并在众多知名高校举办汉学专题讲座。

 

『易经』是「人天的通感」,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儒释道则是千年以来历代圣贤追求达到这种境界的「道路」。对于国学,上海正心斋国学书院院长赵崎老师以其实修实证的方式,倡导汉学推广新主张,正逐渐打破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僵化思维,努力开拓一片心的天地。

 

第一眼见到赵崎老师,你很难将眼前这个「80后」俊逸潇洒又能说一口流利英语的西学达人和国学文化的倡导先锋画上等号。2010年,赵崎辞去令人艳羡的高薪涉外工作,在上海创办了旨在践行实修实证教育理念的正心斋国学书院(现「赵师汉学书院」)。

 

赵崎老师选择了一条同龄人很少会走的道路,当问及正心斋国学书院创立的缘由,他的回答有种修行之人的风轻云淡,「自修自悟,不能住名相。无论是世间法还是出世法,要不起分别,随缘修持。当小溪归入大海,因缘具足时,也就有了如今的正心斋国学书院。」大凡熟悉赵老师的学员这样评价他:「赵老师教授的是一种思维方式,是抽象的,并非某一本具象化的经书典籍的说文解字,也并非‘之乎者也’之类的外在形式。」

 

赵老师的『论语诠解课』侧重以儒释道合参为导向引领学生自主思考,禅宗的风格在赵师课上一览无遗,「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何以才能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赵老师将孔子与学生们的对白精彩地诠释为儒家版的禅门公案,融入到学员们的现实生活中去开启大家自身本有的智慧,「应机说法」则是赵老师课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身为书院院长,赵老师更像是穿越剧的男主角,有着深厚的禅与道的文化底蕴。他希望以其从小寻师访道的修身方式,来给世人还原一个正本清源的古法传承。2013年,赵老师为正心斋国学系列丛书所作的的第一本专著『三字经•诠解』由上海三联出版社出版,同年7月荣登当年度上海国际图书展独家签售的舞台,而后在内地、香港、台湾等中国海外地区产生巨大反响。长期专注于儒释道之精微的实修实证,孕育了赵老师深刻的「入世情怀」。他说,国学经典给一般大众的印象大多是晦涩难懂的文言文,传道授业、做一个平凡的教育者是他的理想,而现场他给我们流露出的谦逊、通透与泰然处之,更像是一位精进的国学领路人。

 

当问及现代人应如何看待国学与西学的关系时,赵老师对于吾国之学有着布道者的坚持。同时他还有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斯时斯世,如何是精研国学之处?在君通达西学之时。」

 

 

Interview

 

 

您自幼寻师访道,哪位老师对您影响最深?

 

赵师:我认为老师有两种,一种是未曾谋面的,还有一种是有师生关系的,这两种只要对我人生有过重大启示,我都将他们当作我的老师来尊敬。在国学方面,我自认真正的启蒙老师,应该是钱钟书和南怀瑾两位先生;而后接触到道家的学派,道家有一个太极门,里面有一位陆锦川老师,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之后因为在佛学方面的缘分,有一位我非常尊敬的上师,名叫元音老人,他是我在佛学方面倾心依止的一位大德。至于我在武学方面的师承,主要是我形意拳(心意门)的师父及师兄弟们,他们让我感受到了作为「武夫」的仗义与侠情。

 

 

 

国学是一个很宏大的概念,您作为一个教育者,是怎样理解国学的?

 

赵师:国学者,吾国之学也。吾国之学又是什么呢?简言之,是儒、释、道之精微。要说何处是重点,重点在处处。论说待人接物,儒家之礼不可不行;妄用佛家之理应世,则会流于我慢。观察万物生化,道家之理最是受用;单用儒家之理体道,则会流于拘谨。修持明心见性,唯有佛家之法;仅用道家之理修持,恐会流于相碍。三家之学,理说虽一,事行则万,于此世间,不可偏废。

 

 

 

目前大部分国学机构都只针对小朋友们开设国学课程,正心斋国学书院的核心课程却专为成年人所设,有什么特别的用意?

 

赵师:国学需要知解,更需要悟证。前者可以通过知识来传播,而后者则需要在生活中修行体悟。市面上的多数国学机构的课程只是对古代文献进行释义和背诵,这种仅做知解的方式给孩子进行国学启蒙是可以的,但对有生活阅历的成人,以此种方式宣说儒释道之精微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书院的国学课程,无论是『易经』系列还是『禅修』系列,都从修行实证的角度进行教授,正因为这一点,特别受到成人朋友的欢迎,这也是我院的核心优势和与众不同的地方。当然,我们书院为儿童(3至13岁)开设的国学启蒙班,其教育理念和内容模块也是独树一帜的。

 

 

 

您在国内外都有过讲学的经历,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在教学过程中,最大的满足感又源自于哪里?

 

赵师:作为一个老师,我最大的满足感来自于每次授课时学员们幸福的眼神。至于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次讲学,是多年前受邀至台湾讲授『阴阳五行』。课后问答环节中,有人提出:「赵老师,您刚才谈及国学时,说主要有儒、道、释三家,可是佛教源于印度,也能算我国的国学吗?」于是我指着角落里的一株盆栽反问他:「请问这株盆栽是贵处的吧?」他点头称是,我既而答道:「我猜想它之前也源于别处吧?」片刻之后,他便豁然开朗地笑了。这是一个从源头上引出的好问题,可惜这个世界本没有源头,因为它是圆的。

 

14岁的华裔少女竟在南开大学旁听博士课,不知道你是否听过她——张元昕?这位美国土生土长的ABC女孩从4岁开始就学习中国古典诗词并开始作诗,到10岁时,能背诵1500多首,自己也已经创作了几百首。她自选了 其中的300首,结集为『莲叶上的诗卷』,2008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张元昕的「天才」在近几年直接掀起了一股国学热,许多家长为孩子选择启蒙教育时,纷纷将视线转向了大大小小的国学课程。

 

然而另一方面,部分偏激的父母一味标榜国学,拒绝让孩子参加九年制义务教育,去学堂、私塾、书院这些「私学」机构读经拜圣贤,最后别说数理化了,连字都认不全,甚至连行为举止都与现代生活完全脱节,再想融入主流社会,颇为艰难。

  • 参佛二要

    参习佛法者,有二要须明了,方始承佛经之真意,而不为相碍。一者,凡所言法,皆为应对,毋生定法之执。二者,凡所言法,皆需媒介,毋为名相所碍。以上二者,只缘时过而境迁。故今人参佛,不可不慎!

    0 2021-07-07
  • 打七拾遗——坐上是磨刀,坐下方用刀

    心密的打七,不同于佛七和禅七,心七要彻夜持咒结印,为得深入禅定,而克期取证。细说来,七日内,前六日需要在坐上12小时,期间两次下坐行日常方便,第七日则需要上座18小时,所以若行者平日不能真修实练,心七是很难坚持下来的。

    0 2021-07-07
  • 2015年赵崎院长访谈( 上 )

    Q1: 赵老师好,很多学员对您的个人背景感觉非常好奇,都知道您自幼寻师访道,修习禅法和内家拳。上网一查,才发现您还有心理学和法、商的学历背景,那这些背景与您现在发愿创办国学书院,有何关联吗?
    赵师:首先,无论是儒、释、道哪一家,作为一个修行之人,不能只重理说而不经实证。「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寻师访道,更需自修自悟。其次,自修自悟,不能住名相。无论是世间法还是出世法,要不起分别,随缘修持。当小溪归入大海,因缘具足时,也就有了如今的「正心斋国学书院」(现「赵师汉学书院」)。

    24 2021-08-30
  • 2015年赵崎院长访谈( 下 )

    Q1:赵老师,您的第一本专著是三联书店出版的『三字经诠解』,在大陆引起了很大反响,并且还得到了台湾佛教团体的协助在海外进行出版,为什么您会选择诠解『三字经』这本启蒙读物来作为您的第一本书呢?
    赵师:在我很小的时候一次生病卧床,我母亲给我带了一套带拼音的插画版『三字经』,虽然当时很多内容都看不懂,但却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记忆。直到几年前一次机缘我又重新翻看这本书,才发现真是如获至宝,难怪古人尊其为「袖里通鉴纲目」,的确名副其实。而在那以前我和很多人一样,一直以为『三字经』只是几句「人之初,性本善」的少儿口头禅。

    24 2021-08-30
  • 思路不清是妄念造成的,心量是被委屈撑大的 | 赵师面对面问答

    2021年第二期 赵师面对面Online问答内容

    19 2021-09-03
  • 把我们的专业度提高起来,这样的话做事情才稳|赵师面对面问答

    2020年第三期 赵师Online面对面问答

    35 2021-09-05

推荐阅读

关注公众号看更多内容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我们为你提供更多内容,随时随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