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网『财智书话』专访赵崎院长

 

从知名律师事务所辞职,成为国学布道者四处游学讲课,再到如今国学道场正式安家上海,开始专职从事国学讲课、写书的传统文化推广工作,正心斋国学书院(现「赵师汉学书院」)院长——赵崎老师选择了一条同龄人很少走的路。如果未曾谋面,你很难想象这位国学院院长是一位学贯中西、英语流利、年轻潇洒的80后。

 

不仅颠覆了传统国学学者的形象, 赵师正在打破的是现代人对传统文化的固定思维。赵师希望还原中国文化的本真,这在他的第一本出版作品『三字经•诠解』上显露无疑。这本书一经推出就受到台湾业内人士的高度推崇。

 

在『三字经•诠解』这本书中,赵师并未用白话文阐述自己对『三字经』的解读,而是引经据典,整合用古人的观点来立体诠释『三字经』蕴含之美。谈及原因,他说:「古人对『三字经』的评价非常高:若能字字知诠解,子史经书一贯通。我认为自己毕竟是一个晚辈,晚辈不止是年龄上的,还是时代上的,也是文化层次上的,所以王应麟已经把他所有的观点写出来了,我就不应该再去画蛇添足,去把自己的观点加进去,我能够做到的,就是把古人相类似的观点聚集起来,给读者进行一个启发而已。」

 

在整个访谈过程中,赵师这种谦逊、通透、泰然的人生态度处处可见,比如对反对国学者的态度、人生方向的选择、如何与比他年长20岁左右学员们相处等等。

 

『三字经』是写给成年人看的还是小孩看的?赵师老师为何放弃律师金饭碗?催眠有什么功能?国学对普通人的意义在哪里?从国学经典、阴阳五行到占卜、催眠,赵崎老师为何能精通儒释道?占卜可以用来炒股吗?访谈干货很多,值得一读。

 

 

以下为采访实录:

 

 

和讯网:各位和讯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财智书话』,大家已经注意到了我今天着装有一些不同,跟今天的来宾是有关系的。首先让我们来欢迎今天的嘉宾『三字经•诠解』的作者赵崎老师,赵老师好。

 

赵师:您好,各位观众好。

 

 

 

和讯网:让我们先请赵老师入座。其实我今天穿的是我们正心斋国学院的一个女子的服饰,赵老师同时也是正心斋国学书院的院长,我们刚才的礼仪也是学员日常上课过程当要应用到的。所以首先想问赵老师的是,赵老师除了是『三字经•诠解』的作者,还是正心斋国学书院的院长,其实我现在所穿的是国学院女学生的衣服。

 

赵师:是。

 

 

 

和讯网:刚才我们作揖也是我们学生日常上课要用到的,所以想问赵老师,很多国学班可能不会有这样一套礼仪的规矩,为什么要定这样的规矩呢?

 

赵师:因为就我自身的经历而言,我觉得不管是学习国学文化,还是在社会中做人做事,其实礼仪非常重要。就拿今天早上我的经历来说,今天下雨我就去坐地铁,人非常多但是我在那边排队,两辆车我都没有能上去,因为排着队的人,总是会被后面新来的人挤开,所以你说这样的一个状态的话,虽然是件小事情,但是从小事情上就可以发现,其实我们现在整个社会都急需一套真正的礼仪,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在正心斋国学院一定要推崇礼仪的一个方面。

 

 

 

和讯网:我们先来在全面的认识一下赵老师,您这本书上叫『三字经•诠解』,这上面简介是这么说的,赵崎老师,生于上海,心理咨询师、法学硕士、商学学士。因幼承庭训,少时既心慕佛道,及长又潜心易理。所以就是还是比较晦涩的一个介绍,想了解一下赵老师的个人的经历是怎么样的?

 

赵师:个人的经历的话是这样的,因为也是有很多学员经常感兴趣会问我,然后在不同的场合其实都已经说过了。然后如果要稍微在向您刚才说的大概是这样的:就是从小还是像一般的孩子一样,就是读初中、高中然后上大学,然后考研究生之类的,这样的话是我们称之为的世间法。但是在那个之外我小时候什么叫幼承庭训?就是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家里的人关系,所以我从小就会出去寻师访道,然后去拜访一些名师,去游一些地方,那些经历就是让我觉得,我非常喜欢传统的中国文化。

 

但是与此同时在平时在课堂上,你还是要上课堂上的课,然后包括我们考大学也要去训练真正的专业。但是专业里面在当时不会有真正的国学专业,所以就选一些和这个社会能够融洽起来的专业,我在大学的时候专业就是您刚才看到的,就是商学。后来在大四的时候,我听了一个法学老师的一堂课给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那堂课让我感觉到,大到一个民族,小到一个社会,实际上经济有它的作用,但是可能在经济的上层建筑的话,更可能是法制,就是一套规则。之后那一天我就决定我想去读一下法学的内容,去看一下法学是从什么角度来规约这个社会的,让这个社会更加文明和和谐。于是我就考了法学研究生,这是经历。

 

之后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国学,并且一直在禅修或者是打坐,每天都是要进行的,所以这个过程当中我也接受了很多西方的,包括身心灵的一些影响,在那一块主要是催眠术。因为我一直觉得东方有一些主动的,进入到一些禅定的境界,但是在西方的话,那种方法可能是通过催眠的方法,让我们导入到一些境界里面,感受到不同的世界观,这个也是诱发我为什么要读一下心理学,这个是我考完研究生之后,去读心理学的原因。

 

 

 

和讯网:刚才赵老师讲的一段话里面我有两个比较感兴趣的点,第一个是您采访了很多名师,究竟哪一个对您的影响最深呢?

 

赵师:我认为老师有两种,一种是未曾谋面的,还有一种是有师生关系的,这两种只要对我人生有过重大启示的,我都非常尊敬他们为我的老师。对于在国学方面,我自认真正的启蒙老师的话,应该是钱钟书先生,他对我幼时的影响非常的大。之后的话因为先接触的可能是道家的学派,所以道家有一个太极门,那里有一个陆锦川的老师,然后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并且陆老师的一些学生,那也是我自认的一些师兄和师姐对我的帮助也非常大。

 

之后我就一直在接到非常多关于佛学方面的缘分,在佛学上有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大师,他是我们上海的一位已经圆寂的老师,他的名字叫元音老人。当然我和他的一些学生,当然都是我的师兄,也是有非常多的往来,然后也很尊敬他们的为人,元音老人是我在佛学方面真正遵奉的一位老师或者是师父。近两年一直在台湾游访,并且在那边也会定期举办一些讲座和上课,那边有一个叫弥勒内院。但我相信在大陆可能不是很多人听到,那边弥勒内院有一位方丈,他的名字叫宽裕方丈,今年已经90几岁了,非常的仙风道骨,然后和他是有非常多的近距离的接触的,然后他的为人和他的修为也是我非常敬佩的。

 

 

 

和讯网:刚才您之前还提到了催眠,其实大家都很感兴趣的是催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我们看到正心斋国学院也有催眠的课程,但是的印象可能停留在电视里面一个怀表在人的面前动来动去,然后就催眠了,是这样的过程吗?

 

赵师:刚刚您说的那种方式是有的,那种叫做前期的导入,在我们催眠当中分几块,一块是先要让催眠师和被催眠的那位需要沟通,那个我们称为沟通,要充分了解他内心的需求,并且让他适当的发泄,发泄自己的情绪,我们称之为宣泄。这个过程之后我们就要进入到引导的环节,您刚刚说的用怀表或者是用一些水晶球,这些方法都统称为引导的环节,引导的手段包括前面面训的这个方面,其实真正的作用都是想让被催眠者进入到一种状态,这种状态就是我们所称的催眠状态。

 

而催眠状态本身实际上是分很多层的,大致分起来有浅层的催眠状态,中层的和深层的。这三种不同层次的催眠状态的话,都会有不同层次的感受。而且这个不同层次的感受因人而异也因催眠师的不同手法而异,譬如说外面一般如果我们狭义说,心理学方面的催眠的话,它更多的可能是对我们内心的潜意识的一些发泄,因为我们一直生活中就是我们的consciousness就是意识。但在意识突出的时候,被我们关起来那个叫subconsciousness或者是unconsciousness就是潜意识和无意识。

 

潜意识和无意识在什么时间段它最好能够展现自己?都是在催眠的状态里面,发现它并且进行和它对话,这样可以在我们出了催眠状态以后,能够自然的环节我们心理非常多的问题,这个是一般意义上的心理催眠。在我们正心斋国学院催眠这个叫心灵催眠,他更偏向于深心灵层面的催眠,这个深心灵层面的催眠更偏向于和高我的一种连接,当然也可以说是和潜意识的连接,就是当我们把学员导入到一定的催眠深度的话,这时候学员自然会展现出人格的一面。

 

而且更有趣的是在我们很多案例里面,学员都自觉并不自觉的联系到了他们所说的前世今生,历历在目非常的真实,他们可能在他们的前世里,比方说我们举一个例子我们穿汉服,可能如果把您导入到催眠状态的时候,您可能发现您自己是穿着汉服的,可能是一位男士不再是女士了。您也可能看到你的好朋友他这辈子可能是一个男生,但是你在那个时候和他对话,他也穿着汉服在一个场景里,但是那时候发现他可能那辈子是一个女孩子,这都是有可能的。但是那个场景推送给你的时候,当你醒过来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个场景的出现,其实正对应着现在或者是前一阵子你所面临的心理问题,都是相应和的。

 

然后在那个场景里的人经常有人会问,这个前世是真的还是假的,在这一块的话我其实对他的真假问题是持保留的,因为我觉得一旦在你自己的潜意识里,那个场景对你一定是有作用的,我们知道这个其实已经足够了。这一块是我们正心斋国学院推出的心灵催眠的内容。

 

 

 

和讯网:催眠这一块我觉得还可以单开一个节目去讲,内容非常丰富。所以我们绕回到咱们这本『三字经•诠解』的这本书来,很多人看到这个名字会觉得很奇怪,『三字经』是不是给小孩子看的呢?这本书适合大人看吗?您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呢?这本书应该是您的第一本书。

 

赵师:是的,『三字经』是我的第一本已出版的书,然后为什么是以『三字经•诠解』作为出版?这也是我个人的一个经历,因为我有一次小时候,非常小,然后我记得我卧病在床,我的母亲就给了我一套『三字经』。那时候的『三字经』是插画的,但是我已经不记得插画是什么样,但是那套书伴随我当时在卧病那几天我就一直在看『三字经』,这个也是我真正国学的启蒙。

 

那时候可能是在小学,但是它已经给我人生中下了一个种子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拿它作为第一本写作的书。而至于您刚刚说的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好,因为这个问题在我当时2013年的时候,在国际书展上做宣讲的时候,有好多人问的是这个问题。同一个问题,就是问『三字经』这本书到底是给成人看的还是给小朋友看的?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三字经』是一本所谓的启蒙读物,但是在这里我还是想说,『三字经』的启蒙,其实不是只给孩子的启蒙,而是给整个国学的启蒙。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边要介绍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三字经』的作者,大家都听过『三字经』,但是很少有人真正知道『三字经』的作者是谁,『三字经』作者是南宋时候的一个宰相,他的名字叫王应麟。他9岁的时候熟读六经,我们知道六经里面有一经叫『易经』,所以说我们现在看史料的时候说这个小孩子9岁熟读了六经,就当一个故事看过去了。但是我们要真正体会到当时的六经对一个成人来说也是非常难把握的,所以王应麟他从小就被认为是神童的。

 

之后他是一个中国古代学而优则仕的典范,他就一直被皇室所倚重,后来官至宰相,真正的阶位是什么呢?宰相是他的阶位。真正他的职位是「吏部尚书兼给事中」,「给事中」是什么概念呢?给事中是指在皇帝面前进言的那个人,所以可想而知皇帝对他非常倚重。说到王应麟还要说到另外一个人,就是当时王应麟主持殿试,我们知道殿试是当时古代科举考试当中最后一关,是在皇帝的家里,是在殿堂上所以称为殿试。殿试的形式是这样的:皇帝亲自策问天下时政,要一个主持人,那次的主持人正好是我们的王应麟,他就收上来考生的考卷,他就先阅卷他阅卷的时候,当时的考卷是匿名的,他突然间发现有一封考卷看了非常不同,他的批注叫做「此人有古风」,就是说这个人的品德德操非常贴近于古人,很难找到的一个人才,于是他就把这个人推荐给了当时的皇帝,被他推荐的人就是后世我们大名鼎鼎的甚至是超过王应麟的叫做文天祥,就是「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

 

之后王应麟把文天祥推荐给了皇室以后,他干嘛去了?他做了一件事情,他隐退了就是辞官了。但至于他当时为什么辞官史料上没有记载,但是我们可以从一个侧面知道,在他辞官之后南宋已经是暮年了,后来被元人侵略者吞并了。他为皇帝引荐了文天祥,他反而辞官了,辞官归故里以后,他做了一件什么事情?他就用后来十年的时间写了一本书,写了一本书『三字经』。他当时写的时候没有称自己的书为经,那本书的名字叫『三字歌诀』,因为他想把所有中国好的文化,几千年的文化名物常识,道德典范,经史诸子都集在一些歌诀里,就是琅琅上口的话里,集成一本书可以传给后世。他可能当时也是嗅到了动荡的味道了,因为元人一来,中国的文明可能就此断灭了,所以他把所有的好东西都写了一本叫『三字歌诀』的书里,流传后世。后来因为后世的学者和修行的人,拿出这本书看的时候发现,这本书里都是好东西,于是把这本书改名为「经」,所以才有今天这本叫做『三字经』的书。所以就从这个层面来说的话,我们就应该知道其实这本书到底是为谁而启蒙的。

 

 

 

和讯网:其实很多人对『三字经』的印象,也只停留在「人之初,性本善」这两句话,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看一遍『三字经』。所以我觉得建议大家也可以去好好看一下『三字经』。

 

赵师:对,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把『三字经』里面的内容阐释出来,写了这本叫做『三字经•诠解』,因为古人对『三字经』的评价就是若能字字知诠解,子史经书一贯通。所以我作为一个后来者,尽自己的绵薄的力量,就是想把它的每一个字的意思阐发出来。

 

 

 

和讯网:您的诠注并不是用您的语言去注释它,您的理解去注释它,而是用比如说其他的引经据典去解释它我觉得跟钱钟书有一本书『管锥编』还是挺像的,为什么用这种手法。

 

赵师:对,您说到钱钟书,因为当时人就说钱钟书自己其实并没有观点,他都是拿别人的话来说,其实钱钟书的太太杨绛以前也说过:“如果我能拿别人的话讲的话,何必还要自己再去创造自己的观点呢?”而且他在引经据典的过程中,已经在表述自己的观点了。因为我在注释这本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毕竟是一个晚辈,晚辈不止是年龄上的,还是时代上的,也是文化层次上的,所以就是这本书的时候,我觉得依然王应麟已经把他所有的观点写出来了,我就不应该再去画蛇添足,去把自己的观点加进去,我最多能够做到的,就是把古人相类似的观点聚集起来,给读者进行一个启发而已。

 

 

 

和讯网:最大可能的程度上保存了原汁原味,其实您讲课的时候引申了更多内容,很多学员听完后都觉得很过瘾,又很幽默,还打破了他们对国学的固有思维,其实目前社会上对国学的看法,是很爱憎分明的,爱的人非常热爱,也有人是嗤之以鼻,所以在您的观点里,您认为真正的国学是什么呢?

 

赵师:首先您刚刚说现代人对国学爱憎分明,这些状态我觉得是非常正常的,就像是『易经』里面一句话叫「一阴一阳之谓道」。有人褒,就有人贬,这是非常正常的,因为这就是道。但是如果有人贬的话,我更多的是觉得问题不出在于那些贬低如今国学的人,而出现在真正现在在宣扬国学的老师身上。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一般意义上对于国学的传播或者是国学的教育都仅限于在一些背诵,之乎者也的解释,这些其实本身是国学的皮毛,就像我给你吃一个桃子,我只让你吃它的皮而不让你吃它的肉,那你不会喜欢的。所以其实我们的正心斋国学更希望给别人的是通过这样的皮和毛,能让别人吃到里面真正的果实。

 

而国学真正的果实是什么呢?在我看来国学真正的果实不是任何一本国学书里面的「之乎者也」,而是在于「之乎者也」之外所寓意的,我们古人的思维模式,是一种思维模式。所以既然是一种思维模式的话,我们就没有必要,并且也不应该把我们的重点一直放在把一些句子的背诵上。就比方说我们现在教育小孩,都希望他们学一本书叫『弟子规』,但是我们让他们学习『弟子规』的方法是让他们背诵,他们如果背诵出来当然很好。但是如果实际上他们不把它蕴含到日常生活中做不到的话,在我看来是失败的教育。因为我也经常举一个例子,就像小孩子经常背一个东西叫π,3.1415926,这个π其实可以延长到50位或者是500位。如果有一个神童过来背了50位的话,家长一定拍手,他很能背π。但是即使把π背到500位。这代表他能够计算出精确的圆的面积吗?或者说能够代表他真正把他运用到航空科学了吗?不是,这是两回事情。所以我们现在如今要推广国学,在量上推广更重要是在质上,一定想要让国人知道:国学真正不在于「之乎者也」知识上的堆砌,更在于背后的思维方式,这也是我做国学一个发现。

 

 

 

和讯网:很欣赏您刚才的态度,对贬的那一部分人您是很包容的,泰然处之的。而且这本书的读者可能像您说的教师更应该去读一读这本书,我们看到这个正心斋的课程跨度非常大,从像『三字经•诠解』、『论语诠解』这样的国学经典到阴阳五行、占卜、催眠,您本身也是精通儒释道的,那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您是怎么做到这样博学的呢?

 

赵师:因为您刚才说的话,其实就是我们以前孟子说的这句话叫做「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他的话就是说,其实知识是没有边界的,永远是学不完的,但是我们一生的生命是短暂的,如果以短暂的生命学习无限的知识,其实这样的人生是失败的,这样的方法也是不正确的。就像刚才您说的,如果儒释道都精通的话,是不是我把所有的书都读遍了?很可惜,我没有。

 

但是就像前一个问题我说的,如果说可以知道一些它们的精髓,不在于真正的读了多少书,当然量是要的,量就像土壤,那颗种子更重要,因为在淤泥上生出莲花需要有淤泥,但不要忘了更需要是莲花的种子。什么是莲花的种子?在国学里面,国学的土壤是我们需要大量的阅读国学的经典,国学的种子是什么呢?是我们国学的思维体系,就是我们所说的道,阴阳和无形。对我本身来说的话,对于大量的阅览书籍那是从小就开始的,而且是每天都不会停的,是什么概念呢?虽然我平时也有像正常人一样读大学,读商科,读研究生,读法学,读一些别的,但是在此之外,每天的阅览和每天的修行打坐是不会间断的,这是在量上的保证,在质上的保证我认为是更重要的。是在读古人书的时候,我们要以一种正确的思维方式,如果我们没有真正的国学,我们说祖先的那些思维方式,我们据而言之到阴阳五行,如果我们没有那些思维方式引领我们去读以前的书,我们会事半功倍,并且会豁然开朗。

 

 

 

和讯网:我们是财经门户,所以平时采访中也会接触到很多交易的高手,他们很多成功的交易员都会有自己的宗教信仰,是不是说跟您刚才说的思维方式有关,是不是投资和国学之间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呢?或者是存在什么样的关系?

 

赵师:因为我不是很清楚你说的投资范围有多大,就像刚刚说的国学其实范围非常大,其实不管学任何的课程,哪怕是国学,哪怕是计算机,哪怕是我去练一个武术,它和投资都是一样的。因为它本身也是一种投资,本身是有付出也是有收获的,这个是我觉得是一样的。但是像您刚刚说的每一个有一些成功的交易员他都是有自身兼顾的信仰,我觉得这一点可能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有一些人可能说我没有信仰,但他没有信仰本身也是一种信仰,因为他信仰的是没有信仰。

 

信仰不是单纯说你信仰基督教你有信仰,你信仰佛教,你有信仰,这个人没有信仰,但他可以是信仰自由主义的。包括我经常去欧洲游访和讲学的时候,碰到欧洲的一些学员,他们经常跟我说,他们的信仰是大自然,这个本身就是他们的信仰。我觉得每一个人有信仰非常重要,因为信仰就像是我们身体里的那根柱子,他永远可以让我们能够坚定,但是那根柱子本身也是虚幻的,这就是告诉我们做任何事情也必须要圆融,这是相行不背的,这也是我们所说的阴阳道理。

 

 

 

和讯网:所以很多投资者如果想上占卜的课程,他们心中的想法,是能不能用这个占卜去炒股赚钱呢,能不能?

 

赵师:现在在正心斋国学占卜的课程还没有完全对外开出,学员有一个特享的权利,就是如果碰到重要的人生上的大事的话,可以请我这边来为他们占卜。然后我因为事情的不同,而会选择为占卜,或者是不为占卜。关于占卜的课程,将来推出,就像您说的,我相信很多的学员也是考虑到金钱上的想法,包括是投资股票,或者是投资黄金,或者是做房地产。对于这一点上的话,我也对这一点上不知可否。就是从自身的观点来说,对我来说,我是从来不拿占卜做任何和金钱投资有关的事情。

 

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之前,我自己有一次占卜我问过,我为自己做过占卜,我说这个可不可以作为一种投资?我当时投资是能够让自己衣食无忧,并且能让自己的国学作为公益性的事业推广给别人。那时候占卜的爻辞里面就告诉我说这样不适合,但他说的不适合是说以占卜去做那些金钱上的挂钩,是以大用小了。这个可能也是我对您或者是对未来一些学员的建议,如果我们拿占卜学问做投资方面的卜筮或者是作用的话,可能是以大用小了。这个过程当中如果是真正占卜学问的话,其实一定会出现对我们的预示,一些文字或者一些事物上的警告,会跟我们去说的。当然像外面有一些人经常还专门开出那些课,比方说八字,比方说占卜,就是为了让我们理财和生财的,对于这些的话的确对我来说是不了解的,所以也不知可否。

 

 

 

和讯网:您刚才讲到了您在国外也是有一些授课、游学,您也去过很多像台湾、欧洲、美国很多地区,所以说外国学员和我们国内的学员会有什么样的区别?当中您有一些什么有趣的故事可以跟我们分享?

 

赵师:西方以欧洲和美国为例的学员和我们以亚洲为例的学员的确是不一样的,对我印象深的他们分别在什么地方,在于可能是我们的一些传承都已经侵进在我们的DNA里面了,就是在我们的文化脉络里面,在我们的血统里面。所以我就会感觉到:如果你和西方的人说国学,他们更希望听到的是具像的,是人格化的。就譬如说这个和宗教也有关系,就比方说西方的宗教有一定的人格化倾向,什么叫人格化呢?就是上帝他不会说那个是道,他不会说那个是佛信,他说上帝是一个人,他用自己的方式创造了人类,这种方式是西方人可以接受的,他们需要人格化的倾向。我们包括说的阴阳五行包括说的道,在跟他们说的时候,可能举更多例子必须是具体的,必须引申出来的东西是和自己的身边息息相关的,我们拿以前的话说可能是行而下的,这方面亚洲的特别是中国的学员,或者是台湾的学员,那是不一样的,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是与众不同的。

 

说到行而上说到道,说到哲学的时候,亚洲的一些学员的话,他们是更抽象的。他们是更能够理解道是存在的,哪怕是看不到摸不着的,哪怕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明非常名」。这些你和亚洲的学员去讲的话,他们更能够心领意会,这一点我觉得是不太一样的。而且还有一点您说之前有什么具体的事情的话,我就感觉到像有一些欧洲的学员,如果他们学过汉语,那他们就更能够接受抽象的汉学的系统文化。这一点非常奇特,这一点也让我意识到文化文字这东西本身,也蕴含着他固有的思维体系,所以说文字的作用非常的强大。就当你在说一个西方语言,说英文的时候,实际上你整个思维体系都已经扭转了。所以说西方人在说我们汉语的时候,他整个思维体系也是扭转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也是在要求一些西方的学员,如果真正到我们正心斋国学道场来学习,他们必须要学习汉语。而且有一些西方学员已经因此在学汉语了,这也是我非常欣慰的事情。

 

 

 

和讯网:把我们的传统文化向全世界进行一个推广,接下来有一个问题想问您的是:现在从事国学来说还是有一定挑战和难度的,我想问问您,您是有碰到什么样的困难,比如说您是80后,相比很多的这种给人老学究形象的讲师是非常不同的,那您的学员很多是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有一些高管可能比你年长,您是怎么样处理跟他的关系,或者是怎么服众的?

 

赵师:是这样的,我至今为止所有的学员都是比我年长的,而且普遍是比我年长20岁左右的。在我的这个授课,因为在正心斋国学讲课做到现在也已经有七年了,真正的道场落成也已经有一年了。在这个七年里面,在上课过程当中,就像您刚刚很感兴趣我是怎么过来的呢?针对那些比我年长的人,可能在社会的地位上,社会的资力上比我更丰富的那些人,我是怎么服众的?对于这一点来说,其实我是的确没有考虑过,因为本身受众我就是择有缘人而授之的。因为只要把你心里觉得国学,用你一以贯之的方法,大道至简的方法说出来,那你的受众就自然会形成一种筛选。他们是自然形成的,不是我是特定去点的,那样也不可能,没有一个老师能这些精准点到自己的学员。所以在几千年前,哪怕我们非常伟大的世尊,释迦牟尼佛他当时也说「佛度有缘人」。对我来说也是这样,我只是做到我把我知见上一些国学的体会分享出来,自然有它相应的受众。

 

 

 

和讯网:其实以您现在的年龄,同龄人可能是说着一口流利英语,然后穿梭在各个国际法庭之间,是一个很体面的律师,您现在已经是专职的在做正心斋国学或者是写书也好,其实是已经离开了律师这个行业,您为什么会做出这种选择,所以我想问您的是这个初心是什么?

 

赵师:这个问题也是经常学员会问的,因为之前的几年,我在社会上是一个律师,别人就想怎么直接现在完全做成国学老师的形象?但实际上是这样的,实际上你要知道我真正在读法学也是在我本科大四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想法,因为我一直觉得人生是无常的,而且人生是需要自己去体会的。我们一直说「人生任何的事情都是自己应该去经历的,并且任何经历的事情都是我们需要去经历的」,就是这些东西都可以给我们修行路上带来很丰富的资源。所以在我看来实际上真正的是律师这个法,还是佛法还是道法,其实是一样的,我们不能注重外壳上的名相。

 

就比方说我这边的一些学员也是有很多是非常成功的政法界的人士,但是在和他们聊天过程中,我知道他们即使曾经没有花很多时间去阅读过或者是阅览过我们曾经那些典籍,但是他们对人生真正的感悟,其实本身就是一个修行人,因为条条大道通罗马,真正的修行是万般的法门,做律师也是一样,做国学也是一样。但至于我为什么现在会完全放下律师做国学,就像我当初为什么放下商学去学法律,又放下法律去学心理学,又在学法律的时候我放下法律。曾经其实我还去过中医院做过副院长,我在那边还待了一阵子去感受真正我们中医现在的近况,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想感受,而今天之所以我想可能如果没有大的变动的话,将来会把我所有的心血都用在,真正对于国学传统文化的推广上,这个我觉得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也是随缘,觉得因缘都和合了,我觉得也应该做这件事情,就是这样的。

 

 

 

和讯网:有一种说法是现在是末法时代,所以更加需要这种国学,去修补文化断层也好,或者是解决人们的终极的幸福问题,您是怎么看的?是不是说每一个人都应该去学一点国学,国学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有什么意义?

 

赵师:首先国学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什么意义?这句话就像我们以前一直说『易经』这本书,可能不是所有人都看过『易经』,即使看过『易经』的人也没有很多把它看完的,即使都看完的人,也真正可能凤毛麟角真正理解『易经』背后的深意。但这一块和你每天真正在用『易经』里面的道理,在生活是不矛盾的。这也就是古人说这句话叫「百姓日用而不知」,其实我们天天在用道的道理,但是我们可能不知道。我们不能说这个人没有学国学,他就不是一个修行的人。他可能是一个记者,他可能是一个英文非常好的翻译的人,但他们只要有那种感受,他们每天过程当中,他们应和着那个道,他们在这样的生活,那这个统称在我来说他们就是一个修行人。

 

但是国学之所以它的重要在于,把我们很多日常的体会或者是经验,通过几千年浓缩成几句话,浓缩成几个道理。这个不是我们这一辈子能够完全体会到的,是老祖宗用了几辈子、几千年的方法把它浓缩起来的,这个是几代人、几辈人甚至是几千年。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读国学?是在于我们有限的生命能够知道更多做人乃至天人合一的道理,这个我觉得是它国学真正的意义,而不在于真正我们读了多少本书,我们真正能把『三字经』背出来了,我们能把『论语』、『四书五经』背出来了,这个在我看来不叫国学,那个就叫背书。你背这个和背ABCD是一个道理,但是我们更重要的读国学也好,哪怕我们只读一本书,我们要知道这个背后蕴含着的,真正我们古代的智慧。这个也是我希望大家真正能够有空多去感受一下的。

 

 

 

和讯网:赵老师的观点都是很通透的,就像知识跟智慧是不一样的,一个农夫的智慧他可能比一个饱读诗书的博士智慧要更大,虽然他知识可能没有博士那么丰富。所以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一下您,这个『三字经•诠解』是您第一本书,我也知道您还在计划写一些书,所以想问一下您,未来的一些规划和计划。

 

赵师:关于书方面的话,『三字经•诠解』是出版的第一本书,是三联书店出版的。其实现在还在写的,我就是想把现在我的主要写作的中心,是放在我的一些讲课的录音,我把他整理成一册书,这个的话已经有出版社在约稿了,我现在因为上课比较忙,而且有很多接访的事情,所以说可能进度有一点没有跟上安排,但是我会好好地写。为什么要写这些讲义呢?就是我知道毕竟能够来到我们书院,能够亲自聆听的人,其实毕竟那个缘分要非常俱足才可以,譬如说时间不够,譬如说物质的、金钱的,或者再譬如说他们一些上班的出差或者怎么样又缺课,那怎么办?

 

我就想国学的传播,在质上要传播,量上必须也要传播的,所以我就想把自己课程的录音整理出来,润色把它变成一套我心中的经典的讲述,这样的话就可以通过书籍的方式传播开来,这样的传播力度我相信是比一个书院更广阔的,而且我相信那样的成本可以让更多的人能够真正读到这个。所以说我们现在在大陆也好,台湾也好,在香港也好,都在同步推出我们后续的一些书籍在做这样的书,这个是我觉得我接下来重中之重,也是我这一生应该做的重中之重的事情。

 

因为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觉得教育不是我们这一代真正能够做完的,哪怕我现在年轻,但是有一天毕竟是老的,但是我们的书本如果是好东西的话,那可以流传给后世,很多人可以读到这个,这个是我现在希望做的。另一部分的话就是把心血铺在去研发一些课程,把一些课程做得怎样精致化,怎样再能够接应更多的学众上,这是我这两块我觉得现在,乃至于将来很长一段时期我的工作任务。

 

 

 

和讯网:谢谢赵老师这样写书的发心,也希望国学能够惠及到更多的人,谢谢赵老师今天做客我们的演播室。

 

赵师:谢谢。

 

  • 参佛二要

    参习佛法者,有二要须明了,方始承佛经之真意,而不为相碍。一者,凡所言法,皆为应对,毋生定法之执。二者,凡所言法,皆需媒介,毋为名相所碍。以上二者,只缘时过而境迁。故今人参佛,不可不慎!

    0 2021-07-07
  • 打七拾遗——坐上是磨刀,坐下方用刀

    心密的打七,不同于佛七和禅七,心七要彻夜持咒结印,为得深入禅定,而克期取证。细说来,七日内,前六日需要在坐上12小时,期间两次下坐行日常方便,第七日则需要上座18小时,所以若行者平日不能真修实练,心七是很难坚持下来的。

    0 2021-07-07
  • 2015年赵崎院长访谈( 上 )

    Q1: 赵老师好,很多学员对您的个人背景感觉非常好奇,都知道您自幼寻师访道,修习禅法和内家拳。上网一查,才发现您还有心理学和法、商的学历背景,那这些背景与您现在发愿创办国学书院,有何关联吗?
    赵师:首先,无论是儒、释、道哪一家,作为一个修行之人,不能只重理说而不经实证。「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寻师访道,更需自修自悟。其次,自修自悟,不能住名相。无论是世间法还是出世法,要不起分别,随缘修持。当小溪归入大海,因缘具足时,也就有了如今的「正心斋国学书院」(现「赵师汉学书院」)。

    24 2021-08-30
  • 2015年赵崎院长访谈( 下 )

    Q1:赵老师,您的第一本专著是三联书店出版的『三字经诠解』,在大陆引起了很大反响,并且还得到了台湾佛教团体的协助在海外进行出版,为什么您会选择诠解『三字经』这本启蒙读物来作为您的第一本书呢?
    赵师:在我很小的时候一次生病卧床,我母亲给我带了一套带拼音的插画版『三字经』,虽然当时很多内容都看不懂,但却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记忆。直到几年前一次机缘我又重新翻看这本书,才发现真是如获至宝,难怪古人尊其为「袖里通鉴纲目」,的确名副其实。而在那以前我和很多人一样,一直以为『三字经』只是几句「人之初,性本善」的少儿口头禅。

    24 2021-08-30
  • 思路不清是妄念造成的,心量是被委屈撑大的 | 赵师面对面问答

    2021年第二期 赵师面对面Online问答内容

    19 2021-09-03
  • 把我们的专业度提高起来,这样的话做事情才稳|赵师面对面问答

    2020年第三期 赵师Online面对面问答

    35 2021-09-05

推荐阅读

关注公众号看更多内容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我们为你提供更多内容,随时随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