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TALK专访赵崎院长

 

 

国学这个概念的正式提出,当始于清末西学渐进之时,一般又称为汉学或中国学,泛指「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学术」。西学东渐,国人无依。时至如今,国学又有了复兴的趋势,社会上涌现出了一批国学书院、国学机构。

 

本次创TALK走访的赵师汉学书院在众多国学机构中显得有些特别:与传统国学晦涩难懂、咬文嚼字不同,这里的国学活活泼泼,注重知行合一;院长赵崎老师更是颠覆了原本教书先生老学究的刻板印象:第一眼见到他,你很难将眼前这个「80后」俊逸潇洒,又能说一口流利英语的西学达人,和国学文化的倡导先锋画上等号。

 

2010年,赵崎老师辞去令人艳羡的高薪涉外工作,在上海创办了旨在践行实修实证教育理念的赵师汉学书院。上海的城市精神是「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这些用来形容生于上海、长于上海的赵崎老师也正好恰如其分:赵师不仅精通儒释道三家、易经卜筮,还擅长前世今生催眠,并对西方文化颇有研究。

 

中西方文化的相通和共性被越来越多学者接受,然而,目前社会上也出现了一种现象:割裂西学和国学:部分家长把小朋友送到私塾,从而隔离英文等现代教育接受封闭式的古代教育。对此,赵崎老师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反对:

 

「古人有句话叫做‘东方出圣人,西方出圣人,此心同,此理同’,我们现在在东方,所以我们才因地域说,西方人叫做西方人。如果我们在西方,那更西的是什么呢,又转过来又到东方来了。所以人不应该再狭隘地区分人种,如果有一样东西,是对你内心深处有共鸣的。那我们就应该好好地去珍惜这个东西,我觉得是全人类的遗产。中国的国学只是一种让我们有独特视角去开悟的方法。」

 

虽然是一位国学布道者,赵崎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说过一句力挺西学的话:斯时斯世,如何是精研国学之处?在君通达西学之时。

 

这样圆融豁达、发人深省的禅师风格贯穿了整个访谈。赵崎老师认为国学的弘扬,固然不应落陈腐,但更须还其纯粹。当年之所以创办赵师汉学书院,为的就是要弘扬纯粹之国学,追溯之乎者也背后的本源,国学教育并非仅仅是知识的传播,更在于思维之启发。

 

如何才能找回真正的汉文化,衔接文化断层?我们要不要仪式感?创业者如何面对不确定性?来听听赵崎老师的国学妙解吧!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与国学的缘起

 

创Talk: 您与国学的缘起是什么?中间有一些您认为印象比较深刻的经历都有哪些?

 

赵师:对,开始很重要,而且开始那个时候其实并不是说完全自愿型,因为幼承庭训和家学渊源很重要,那时候因为我爸妈,包括我的祖上都是比较喜欢汉学或者国学,从小带到很多名山大川去访道。那个时候其实并不知道,因为小孩子喜欢玩并不喜欢去这些地方,所以那时候有点被强迫式。自己就找了一个自娱自乐的爱好就是大家去庙宇道观,那我就看那些佛像或者建筑,我也觉得那些是很美的。到了渐渐长大以后,真正看懂了文字就真正知道文字的内涵了,看了国学的一些书以后就发现其实原来不只是那些建筑,不只是那些庙宇里的偶像,不只是我们的穿着,更有这里面真正的内蕴。

 

这个内蕴是非常强大的,就是我经常说的儒释道的精微,就是儒释道三家真正的内涵。那当这三家真正的内涵打动到我的时候,我真的就停在这片海洋里了,就是我们说汉学的海洋。其实还是从由外而内的方法,先是被外相吸引,然后再走近走近,有点像男女之间谈朋友,先是第一眼是感觉,之后谈的是内容一个道理。

 

如何定义国学

 

创Talk: 文化本来就是一个百花争鸣的这样一种状态,所以您倾向于怎么样去定义国学,然后您又倾向于这当中的这些精髓首要有哪些是要呈现给世人的?

 

赵师:这个问题很经典,因为国学本身这个定义其实太大了,包括如果我们去查字典,国学的定义一定很繁冗,很长很长。我们不会记得住,国学到底是什么呢?我以前在很多次讲座里面被别人问及,我就很简单地讲,但这也是我真心的想法,叫做吾国之学,就是我们国家的学问叫做国学,所以每个国家其实都有国学的,不单单有中国,那问题来了,那么我们中国的国学和国外的国学之间是一样的还是不一样呢?或者说我们的特性在哪里呢。

 

那这个就要追溯到我们的个性,关于个性。由于我们写的是汉字,说的是汉语,其实我们在学的时候,我们说的国学在56个民族里面,更注重是我们汉人的血统,它所呈现出来的文化,这再深入讲的话,无非是刚才讲的儒释道三家,就是儒家就孔子为代表,那么释家就是释迦牟尼,就是佛陀为代表,那么道家的话就是老子为代表,那么他们分别的经典,应该把它浓缩来说的话,应该这几家,如果放开说的话可能就诸子百家了,那就多了,我们精力有限,把注意力,放在儒释道三家,这就够了。

 

如何衔接文化断层

 

创Talk: 我们经常会说,我们这一代中国人是有文化断层的,我们和古人去说去使用同样的文字,但是我们在文化上面,却离的很远,您怎么看待这个断层?这个断层要把它衔接起来,您觉得这应该是个什么样的过程?

 

赵师:这就比较大了,断层是真的存在的,而且可能我们现在用的是同一种文字,当然也可以说,已经不是同一种文字。

 

我们都在学院里面考过试,有一个叫做现代文阅读,还有一个叫古文阅读,古代汉语我们会发现看的时候,基本上十句话九句话是不同的,但是我们真正的文化内蕴和真正的经史子集,它们确实用的是那种古代的文字保存下来的。所以以前我记得南怀瑾老师在书里讲,他说中国有很多很多的财富,但是需要一把钥匙——古文。因为你没有这把钥匙的话,财富放在你面前读不懂,就像如果我们现在的英语是普及化的,所以我们如果英文,记载下来的一些经典的话,我们能看懂但是俄文可能看不懂,那对中国人来说还多了一个问题,古文你能看懂吗?所以我们现在如果要接上这个断层的话,第一个真正要做的事情,我们好好地应该学一下古语,而古语其实并没有那么难,我们现代语其实是按照古语,传习下来的,所以不用有心理负担。我经常和我学生这么讲,古语我们找到它最源头的意思,谁都能够理解的。

 

那么我们有了这把钥匙以后,只要先打开,然后拿到第一本书先读一下,你就会发现这个时候的共鸣和契合,是你可能在这个时代别的物质上是找不到的。因为我们的确是有中华的血脉在里面,大家看到一个很久以前的宝物,我们在打开的时候,真的感觉是原来描述的。

所以如果要弥补上那个断层的话,我觉得第一个是语言关吧。

 

第二个再往上的话,有了语言以后,我们真要做这件事情是很宏大的,所以要成就一件事情的人,必须要有一种情怀,但是这个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所以这就是我们佛家说的因缘法,也不是说非常强求说我们一定要合上或者非强求说我们不去合上。我相信如果有因缘在的话都会成真的。

 

中西方文化是一,不是二

 

创Talk: 我觉得刚才我也是一个领悟的过程,谢谢,应该这一门,以后我也用得上。那么我有看过您的一个访谈的视频,是用英文去交流的,所以我想对于西方语言还有西方文化,您也是肯定也是有所研究的,在推开西方文化这扇门的时候,踏入进去之后,您觉得再回过头来帮助去理解我们自己国家的这个文化,它会有什么样的作用?能看到一些文化人类的一些共性点吗?

 

赵师:是,你说的非常好。其实就是共性。我也经常接触很多采访,有些人会直接地问问题,他们说现在咱们汉学要复兴了,那是不是说很多地方有私塾,他们只教小孩子古代的东西,不教现代的,然后也不学英文,很多家长把他们送过去,那问赵老师这个是不是您也支持?因为看我们也是做国学的,但是我是反对的。为什么呢?中国人如果我们要学好国学的话,那么我们是不是要听古人的话呢?古人有句话叫做「东方出圣人,西方出圣人,此心同,此理同」, 我们现在在东方,所以我们才因地域说,西方人叫做西方人。如果我们在西方的话,那更西的是什么呢,又转过来又到东方来了呀。对,所以人不应该再狭隘地区分人种,如果有一样东西,是对你内心深处有共鸣的。那我们就应该好好地去珍惜这个东西,我觉得是全人类的遗产,我们中国有中国人的一种视角。我们只能这么讲,我们的国学是一种让我们有独特视角去开悟的方法。对,特别应对的是我们中国人,西方人当然也是了,西方的文化昌明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幸福感。

 

书院遇到的挑战

 

创Talk: 那么回到商业角度来说,今天我们去运营这件事情,去做这样的一个平台,我一定是希望它在市场上面,能够拿到一份满意的答卷,那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遇到一些具体的一些难点和现在面临的一些问题。

 

赵师:有啊,所以,经常有人讲,做国学书院,而且如果只是国术上的琴棋书画,好多。可以找好多老师,然后门下的可以做好多学生,那么国学的话,它又不是一个刚性的教育需求。

 

创Talk: 那你们这边盈利怎么办呢?

 

赵师:我现在跟大家讲,盈利我是不想的,只要不亏就不错了。

 

创Talk: 现在呢?亏不亏?

 

赵师:那是持续性亏损,那亏就是痛并快乐着。因为你要知道教育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对,这个说出来眼泪是要流在自己的肚子里,但是谁让你找了这份事业去做呢。而且像我们书院,我们所有的教职同仁。所有的,大家都是放弃了高薪的收入,才到这边的。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可能真正是有一件,我们现在称之为「理想」的东西。

 

仪式感是把双刃剑

创Talk: 今天在录制之前的话,您看我的服装也换的跟你们保持一致,我们平时来学习的学员学生有缘的人他应该也是这个样子。您怎么去理解,现在我们经常讲的仪式感这三个字?

 

赵师:仪式感它是一把双刃剑,当你有内涵的时候,有些人会放弃它的仪式感,因为它觉得他很有内涵,但是这个就是阴阳不协调了。

 

创Talk: 这个怎么讲?

 

赵师:就比方讲我是一个有知识的人,难道我就可以非常地随便,破坏别人既定的标准?比方我在路上吐痰,因为我没有任何的外在的想法或者说我蓬头垢面,我就走在大街上,虽然我很有内涵。这个相反来说,其实说明它还缺了一点内涵,就是考虑到别人的感受,对不对?所以说仪式感如果我们过于不需要这个话,那么我们本身是有问题的。阴阳不协调,那么如果是另外一方面如果我们过于的要仪式感,这个是值得研究的问题。因为当我们没有内涵的时候,我们往往会依托一样东西,那就是外在的。

 

所以说孔子在两千年前,讲一句话叫做: 「攻乎异端 斯害也已」;就是说任何东西有两端,我们这两端任何一端,我们去打击都是不对的,因为其实我们要秉持的是中道,就像是仪式感和它的内涵,应该是相匹配;那这样是最好的,所以说仪式感你说要吗?要。但是你说要多少呢?这个要和你自己的内涵相匹配。那么我们赵师汉学书院的这些仪式感,我相信是和我们的这种正宗的内涵是相匹配上的,所以说我们才有这样的仪式感。让你从外到内都能感受到,我今天是一个学生。我今天的感受是我要来学真正的中国古代的文化的,而不是让我背书,也不是之乎者也。但是我要知道,我要学的时候,我要先变成一个君子,于是乎我要穿上君子穿的衣服,我要行君子的礼仪,所以说这样就是我们这边的仪式感。

 

创业者如何应对焦虑

 

创Talk: 我在做访谈当中,会接触很多的创业者,像您现在也是一个创业的一个阶段吧,看到很多人的焦虑,也看到很多人的痛快,因为毕竟是在做自己,非常想做的这件事情,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大家会去形容创业这个状态,会用三个字叫做「不确定」,如果今天面对镜头面对这么多的这些创业者或者和想创业的这些人,在经历不确定的这些人,您会说些什么呢?

 

赵师:这些人其实我碰到的好多,因为我们的学院受众基本如果是一些大机构的话,他们是高管。那有些机构更多地是来自于我们就刚刚说的创业者,好多是我们学员,所以从他们脸上你也能感觉到刚刚你说的有些是痛快。但更多的是,其实有种不安的焦虑,因为不知道将来。我们人类的恐慌就来自不知道将来,所以future这个词你怎么去衡量它,它会给你一种好的愿景,但它更给你带来当下的焦虑。

 

所以对于创业者来说,这个确实摆在你面前的问题了,还是我刚刚的话,叫做「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句话不是给到我们背出来的,是给到我们真的化在我们血液里。面对任何事情,我们都应该「作如是观」,就是这么去想的,创业也是一样的,我们就想想,我创的好了,然后呢?就是我们经常讲So what,我们创的不好,然后呢?我们真的把这个然后,不能只是脑子里空想,我们就坐下来安静地想一想,然后你可能再看看太阳,然后你再看看闪电,再看看我们的露珠,你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的,这可能是我对大家创业者的一些小小的建议。

 

 

 

赵老师好,很多学员对您的个人背景感觉非常好奇,都知道您自幼寻师访道,修习禅法和内家拳。上网一查,才发现您还有心理学和法、商的学历背景,那这些背景与您现在发愿创办国学书院,有何关联吗?

 

赵师:首先,无论是儒、释、道哪一家,作为一个修行之人,不能只重理说而不经实证。「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寻师访道,更需自修自悟。其次,自修自悟,不能住名相。无论是世间法还是出世法,要不起分别,随缘修持。当小溪归入大海,因缘具足时,也就有了如今的「正心斋国学书院」(现「赵师汉学书院」)。

 

 

 

近年来国学热在中国盛行,但还是有一些人对国学有所垢弊,就我们自身而言,从小学古文背诗词的确有些枯燥,赵老师您对此怎么看呢? 

 

赵师:「一阴一阳,之谓道。」凡事有褒扬,就会有垢弊,这是事之常理。今时今日,国学之所以被垢弊,那不是学众的问题,也不是国学的问题,而是教育的问题。从小课堂上的填鸭式教育,使大众没有可能真正的接触到国学的精髓。得其相而未尝其实,从而产生望文生义的评判是难免的。正如你让人吃桃子,但是只让啃外面带毛的皮,别人尝不到里面甜的肉,那是没多少人喜欢的。

 

国学之弘扬非仅为知识之传播,更在于思维之启发。不然背出整部『四书五经』来又如何?读遍整部『大藏经』又怎样?近代以来,西风东渐,真正的国学教育几近沙漠化,所以如今若欲复兴国学,教育者本身的水平才是根本。

  • 参佛二要

    参习佛法者,有二要须明了,方始承佛经之真意,而不为相碍。一者,凡所言法,皆为应对,毋生定法之执。二者,凡所言法,皆需媒介,毋为名相所碍。以上二者,只缘时过而境迁。故今人参佛,不可不慎!

    0 2021-07-07
  • 打七拾遗——坐上是磨刀,坐下方用刀

    心密的打七,不同于佛七和禅七,心七要彻夜持咒结印,为得深入禅定,而克期取证。细说来,七日内,前六日需要在坐上12小时,期间两次下坐行日常方便,第七日则需要上座18小时,所以若行者平日不能真修实练,心七是很难坚持下来的。

    0 2021-07-07
  • 2015年赵崎院长访谈( 上 )

    Q1: 赵老师好,很多学员对您的个人背景感觉非常好奇,都知道您自幼寻师访道,修习禅法和内家拳。上网一查,才发现您还有心理学和法、商的学历背景,那这些背景与您现在发愿创办国学书院,有何关联吗?
    赵师:首先,无论是儒、释、道哪一家,作为一个修行之人,不能只重理说而不经实证。「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寻师访道,更需自修自悟。其次,自修自悟,不能住名相。无论是世间法还是出世法,要不起分别,随缘修持。当小溪归入大海,因缘具足时,也就有了如今的「正心斋国学书院」(现「赵师汉学书院」)。

    24 2021-08-30
  • 2015年赵崎院长访谈( 下 )

    Q1:赵老师,您的第一本专著是三联书店出版的『三字经诠解』,在大陆引起了很大反响,并且还得到了台湾佛教团体的协助在海外进行出版,为什么您会选择诠解『三字经』这本启蒙读物来作为您的第一本书呢?
    赵师:在我很小的时候一次生病卧床,我母亲给我带了一套带拼音的插画版『三字经』,虽然当时很多内容都看不懂,但却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记忆。直到几年前一次机缘我又重新翻看这本书,才发现真是如获至宝,难怪古人尊其为「袖里通鉴纲目」,的确名副其实。而在那以前我和很多人一样,一直以为『三字经』只是几句「人之初,性本善」的少儿口头禅。

    24 2021-08-30
  • 思路不清是妄念造成的,心量是被委屈撑大的 | 赵师面对面问答

    2021年第二期 赵师面对面Online问答内容

    19 2021-09-03
  • 把我们的专业度提高起来,这样的话做事情才稳|赵师面对面问答

    2020年第三期 赵师Online面对面问答

    35 2021-09-05

推荐阅读

关注公众号看更多内容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我们为你提供更多内容,随时随地阅读。